• 斷腸人去自經年的散文

    時間:2019-05-20 17:43:25 散文隨筆 我要投稿

    斷腸人去自經年的散文

      滾滾紅塵里,有幾多愛戀?縱心有不甘,總是斬不斷的如夢塵緣,看不盡的恨海情天;那些暮秋凋殘的花瓣,原來始于春天。往事如煙云消散,如何心中,總是,剪不斷,理還亂;到頭來,還是一聲輕嘆,落花流水人去也,天上人間。

    斷腸人去自經年的散文

      “相逢不語,一朵芙蓉著秋雨。小暈紅潮,斜溜鬟心只鳳翹。待將低喚,直為凝情恐人見,欲訴幽懷,轉過回廊叩玉釵”。就是這一首柔婉凄清的《減字木蘭花》,總于夜闌人靜的寂寥時刻,無限深情的寄托了納蘭對于那些紅塵往事中,,無可奈何的痛苦愛戀,無限的惆悵,還有對于往昔流年歲月的心情祭奠。

      曾經,那是一個如此深情聰慧,娉婷可人惹人憐惜的一個女子;一個“郎騎竹馬來,繞床弄青梅”的心儀的美麗小表妹。只因了家道中落,門第懸殊的謬論世情,亦如“紅樓”中的那個黛玉般,如浮萍落花一樣,寄人籬下的漂泊流離命運。她終于與此生最為傾情的表兄殘忍的別離了。無情的命運,總會是秋風苦于摧殘中凄零的落花,孤獨寂寞的旋落于或不潔凈的塵埃;隨后又是一襲冰冷的霜風苦雨,頃刻間將之帶進寒涼澈骨的溪水之中,身不由己,漂浮無期,眼睜睜看著,寂寞東流去。

      遙思那日,他執著輾轉,終于覓得一次絕佳時機,假充作僧侶混入于為皇帝做法事的浩浩蕩蕩的僧侶隊伍中。目光急切,左右顧盼,苦苦的急于找尋她清麗如水的芳姿容顏,哪怕是一個匆匆忙忙急速閃過的一個曼妙背影也可以!他急匆匆的腳步,隨著前行僧人魚貫行進的長長隊伍;焦急,仿佛這支隊伍的目的地,終于,途經一個回廊拐角,他異常驚喜的看到了她久違的心儀妙影。也不用直視他翹美嬌人的面容,僅憑借她輕柔銷魂盈盈步履,她的她的一舉手一投足,他便知,這就是她,那個于心中日思夜想,魂牽夢繞的心愛的表妹了。

      但終于,片刻的欣喜便如那宮墻上空的一片白云,一陣蕭瑟的清風過后,便無情的散了,散了!傲嚷涔判袑m,宮花寂寞紅。白頭宮女在,閑坐說玄宗!,宮墻高聳,朱門緊閉,此生,再也見不到那個伶俐可人,美麗聰慧的心愛的人兒了。而這時他心中他心中突然涌起的,刻魂蝕骨的濃濃愛戀和難舍,隨著這高大巍峨血紅色的宮門的慢慢關閉,一顆如水晶玻璃一般傷悼無比的心,瞬間打碎在,皇宮至相府的惶惶歸途中。人似槁木,心如死灰。

      相見時難別亦難,東風無力百花殘。心事凋零,一顆癡情的心,就這樣隨著風中漫天飄飛的柳絮,死掉了,埋葬了。自古而今,多情的人,也便是傷情的人,所謂情深不壽。更像極了那夜空中,異常璀璨絢麗的`煙花,用瞬間耀目美麗的身姿,只片刻間,便化作了一地的殘灰冷屑;隨唯美如斯,卻最是讓人心痛。塵世間的種種,癡情,相思與愛,便是如此,你拼盡全力想苦苦挽留的摯愛,卻終于如緊握于手中的沙,抓不住。緣來緣去似水,陰晴圓缺如月,多少人間事,古難全。

      在每一個清寂孤凄的漫漫長夜,軒窗外邊幽沉的夜空中,高懸著一輪輝寒意冷的皎皎明月,寂靜的深宅軒窗前,總會映著一個孤單失魂的清瘦影子,背手而立,仰頭夜空;室內點點明滅不定的幽幽燭火;伴著數聲無奈且深情若許的一生聲輕嘆,令人聞之,幾欲傷心欲泣。

      “殘雪凝輝冷畫屏,落梅橫笛已三更。更無人處月朦明!惫适,總會在嘆息里結束,舊夢前塵,許多的遇見,也只是遇見。我們生命里出現的每一個人,需要珍惜的,只能是那個邂逅相逢的瞬間;而當你我目光交匯的剎那,這便是緣了。還能奢求什么呢、若進一步強而求之,那便真是朦朧虛空中,鏡花水月了。

      那么,就讓我們互相珍惜罷,雖不能一生相守,唯只愿,曾經擁有;每一段緣分都有或多或少的遺憾,婆娑世間總無完美,我與我們,一直是凡人,納蘭也是。

    【斷腸人去自經年的散文】相關文章:

    1.斷腸散文

    2.指縫里的經年散文

    3.別花經年散文

    4.天水間誰撫琴斷腸散文

    5.斷腸

    6.緩緩流淌的經年網絡散文

    7.寫給曾經年少的你我散文

    8.經年輕描淡寫的牽絆優美散文

    12一14?女网站